智商与成就之间没有大的关联

特曼人:事与愿违的试验结果,智力与成就之间并非大的关联

智商与成就之间有大的关联吗?

第一次世界大战刚结束,斯坦福大学心理学教授刘易斯·特曼开始观察一个特别聪明的男孩亨利·考埃尔。

 

1

 

考埃尔出生在一个贫穷的下层社会家庭,因为和同龄的孩子合不来,他从7岁开始就不再上学。

后来,考埃尔待在离斯坦福校园不远的一个小校舍当看门人,白天的时候他常常开小差溜出去玩儿,或者溜进学校教师偷偷弹钢琴,然而他弹得每一首曲子都很动听。

特曼尤其擅长设计智商测试;在随后的许多年,有数以百万计的人做了名叫“斯坦福—比奈”的智力测试,特曼就是这个测验的发明人。

现在他准备为考奈尔做智商测试。这个男孩思维严谨,说话行事条理性强,十分聪明。他的智商测验得分是140分,这可是天才级别的得分。

特曼不禁怅然,有多少天才少年被埋没在尘世之中啊!

于是,特曼开始有计划地寻找天才少年。他找到了19个月能辨识字母表女童,以及4岁能读狄更斯和莎士比亚作品的女童。他还发现了一个被法学院的教授赶出学校的年轻人,他被扫地出门的原因,是教授不相信有人能靠大脑逐条背诵大段法律条文。

1921年,特曼开始研究天才人物的人生历程。在一笔联邦基金的支持下,他组织了许多现场调查组,深入加利福利亚州所有的中小学进行研究。他先让教师们挑出班里最聪明的学生,并对这些学生进行第1轮智力测验;然后把得分排在前10%的学生抽出来做第2轮测试;再把第2轮得分超过130的孩子组织起来进行第3轮测试。

特曼认为,经过这样的层层筛选,他可以挑选出最优秀最聪明的学生。大规模的调查结束后,特曼从25万中小学生中挑选出1470个智商介于140到200的孩子。这些被挑选出来的天才少年,正式成为历史上最著名的心理学研究的对象,他们被统称为“特曼人”。

在随后的岁月里,特曼成了坚守职责的“老母鸡”,跟踪、测试、测量、分析“特曼人”的人生经历。他们的教育程度、婚姻状况、疾病情况、心理健康、工作升迁等,特曼一五一十记录下来。

他甚至为“特曼人”写工作推荐或研究生入学推荐,给他们提供生活中的建议与指导,最终他将研究报告写成厚厚的红皮卷著作——《天才基因的研究》。

“除了道德之外,没有什么比人的智商对人生的影响更重要了。”特曼在一次发言中说道。

他认为,正是那些高智商的人“领导了从科学到艺术,从政治到教育,再到社会福利等领域的全面进步。”

随着“特曼人”慢慢长大,特曼不断收集“特曼人”获得的非凡成就,加入其编年体著作中以证明他的观点。当被测学生们还在高中阶段时,他这样写道:“在你翻看报纸,寻找任何有我们‘特曼人’参加的竞赛、活动的时候,你总能在优胜者中找到几个‘特曼人’的名字。”

他把“特曼人”中有文学素养的学生写的作文拿过来,与著名作家的早期作品放在一起比较,他认为两者差不多。

所有迹象表明,“特曼人”似乎注定是美国未来各行业的中流砥柱。

今天,特曼当年的思想仍旧主宰者人们对成功的看法,一些学校设有“天才班”。学校想考取重点大学就必须通过智力测试。

今天的高科技企业,诸如谷歌和微软,也对求职者进行认知能力测试。这一切都出自这样的理念:智商高的人具有更大的潜力。

但是这是真理吗?

多年以来,人们做了大量研究,探讨高智商者能否在其人生中获得成功的课题。人们普遍认为,智商测试的低分者(70分以下)存在生理缺陷,而普通人得分一般会在100分左右,当然人们要是有更高一点的智商,便可以更顺利地完成高等教育。想成功完成激烈竞争的研究生课程,智商起码需要115分。

一般来说,一个人IQ得分越高,受教育程度越高,则工资也越高——你可能还不知道,这样的人寿命也更长。

但是这里面还另有玄机。智商与成功只在一定程度上相互关联,一旦某人的智商超过120分,此时更高的智商并不意味着同比转化成更多的现实优势。

“有充足的实例证明,智商170分的人比智商70分的人的思维更加缜密,”英国心理学家利亚姆哈德森写道,“即便是分值差异小些,但只要存在差异(如100分和130分),情况就都差不多。但是,当两个人的智商都很高,这种规律就被破坏了,一个智商130分的科学家跟一个智商180分的科学家,都一样可以获得诺贝尔奖。”

用哈德森的话说,智商值更像篮球队中球员的身高值。身高为1.68米的人能不能进职业篮球队?这个可能性几乎没有。想进入职业球队打球,身高起码要1.83米,当然1.88米优于1.85米,1.91米优于1.88米。但是自身高超过某一高度后,身高的作用就会骤减。一个2.03米的球员并不一定会优于一个1.98米的球员。一个篮球运动员只需要身高足够高,超过职业队的身高门槛就可以了。同样的,智力也是如此,智力门槛同样存在。

说智商存在一个门槛,这可能有违许多人的直觉。我们总是认为,诺贝尔奖得主的智商一定极高,他们在大学入学考试中一定是满分,他们一定获得学校所有奖学金;他们在高中时代一定名类前茅,总是被各大名校争相录取。

人们通常认为学校和参加赛跑的选手一样,可以通过排位确定优劣,人们约定俗成地用这种方法分辨智商高低。

但是我们这种认识是不合理的。

 

2

 

特曼错了。

他过于固执地推崇处于智力金字塔尖上的“特曼人”(1%的佼佼者中精选出来的1%),而忽略了一个事实——智力在现实中的作用并没有那么大。

等到“特曼人”成年,特曼结论的谬误性就显现出来了。

这些天才少年长大后有几个后来出书,写文章,在商业方面获得成功;另外几个担任公职,其中有两个担任高等法院法官,一个担任市法院法官,还有两个在加利福尼亚州议会供职,最出色的一个在州一级政府担任高官。

但“特曼人”之中很少有全国出名的人士,他们的收入还算可以,但并不属于高薪。他们中大多数人的职业只能算是普通,其中一个人的职业成就即便按特曼自己的标准也算是完全失败的。

试验结果显示,这些被挑选出来的天才,最终没有一个成为诺贝尔奖得者。

当特曼出版第4卷《天才基因的研究》时,“天才”一词,几乎从他的文字中消失了。“我们发现”,特曼带着失望总结道,“智力与成就之间并不是真有那么大的关联。”

(2)
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
上一篇 2022年4月1日 下午5:28

相关推荐

phone_iphone
关注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