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可以改变生活,却改变不了人性

你可以改变生活,却改变不了人性

春节将至的时候,来了一场寒流。而比寒流更让人别扭的,该是那些追要欠款,或是要应付债主的人们。

年前帮朋友处理一些应付债主和追要债务的事情,然后就在各类人群里扮演各类奇怪的角色,与其说见了形形色色的人,不如说见识了人性。

故事一

老庞是个“从小卖蒸馍,啥苦都经过”的主儿,作为项目施工方,如意算盘打的很精。甲方不差钱,管理又松散,自己还通过手段拿到了甲方的预算,怎么算利润都很客观,拿个几百万空手套个几百万利润应该没问题。

中间发现不对头啊,甲方钱也紧,这钱给的也腻腻歪歪、哩哩啦啦。撤吧,没利润,不撤吧,怎么算都是个熬神的活儿。反正甲方怎么都不会让项目烂了,算是政府招商的工程,有人背书,那就继续坐观其变,反正甲方也没什么大招。甲乙双方先对练着,互相差点成了仇人,却还得在一个屋檐下讨饭吃。

等项目拖了两年,甲乙方都傻眼了,甲方要崩盘,乙方也没得赚。再想想工程完工的决算,估计两家都是成了大叔(大输)。年底又是拿着农民工工资说事的时候,两家这才想起应该一致对外了,坐在一起除了埋怨对方就是拍自己的胸脯子山响。我连毛主席都对得起,兄弟你是害惨我了。两个革命志士,即将就义的感觉。

故事二

朋友的一个工程,协议签的没问题,前期付款也正常。工程双方都满意,到了尾款这就开始折磨了。虽然成本费用已经赚回来了,这年底是刀下见菜的时候,要回来的就是利润。但请客送礼,就是不见钱,答应的都很好,但就是不兑现。

真到了年关,又开始那些老套路,泡办公室、守会议室,再不行咱堵个门拉个横幅什么的。最传统的招数最管用,倒是真有领导接见了。领导很客气,朋友很惶恐。因为一入门,看到领导手里的就是几张数据表,会干的不如会算的,干活的就怕会算账的。

领导只说了几句话,你这工程是比价的结果,没有围标,质量不错,但行业利润很清楚,你现在要的是利润,利润也高于行业普遍水平。先质量、后价格、再服务、最后才是付款条件。前边做的不错,后边你说,一次性结清,你打折;不想一次性结清,分次分批,这次年前没什么钱,你自己考虑。

故事三

朋友的朋友介绍了个软件项目,小股东拿大事,利润很高。朋友冲着利润冲进去,甚怕夜长梦多。三下五除二,调研、策划、研讨、需求认定、框架、合同等一把签完,三个月设计,半年上线,皆大欢喜。

问题来了,合同签的有问题,当时合同项目急于签订,朋友自己的尾款设置的太多,其他股东有了非议,再加上付款的延迟,软件的问题也逐渐显现。怨声载道,谁用谁知道。朋友的朋友,该拿的拿了,不该拿的也拿了,这事情就只剩朋友为难和难为了。

朋友要么把软件往好的搞,重新来过,利润基本又变成费用,还不知道后边钱能不能收回来;要么权当做了个烂尾工程,赔没多少,剩下的就是个你好我好大家好,呵呵一个呵呵,哈哈一个哈哈。

迅哥儿说,他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。但这些故事里,谁在怀揣恶意,谁又被“恶意”伤害了?说好的善良呢?

或许,没有谁会认为自己错了,永远是认为对方在恶意针对自己。我们把人生的错觉无限的放大,然后就一次次的被社会教乖。想想人性,没那么多的善良,没有善良的人性,我们又怎么继续我们的生活?

沉没成本造成你自己很投入的错觉,机会成本造成你对现有事情莫大的厌烦。老庞的沉没成本造成了他的未来根本就没有什么利润,但正因为沉没成本和时间,他却永远不会在中途止损。赚钱不是小目标,止损倒成了大目标。止损点是判断沉没成本和机会成本的标志,否则你永远都会觉得自己很投入,然后就感觉很受伤。

常识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。所有的问题显现,都有个基准判断方法,那就是常识。你没有常识,你就会迎接错愕。比价、质量、服务、行业普遍利润。这些点在彼此熟悉常识的人之间,最好达成一致,而任何一方缺乏或希望钻漏洞,结果一目了然。

风险和你的初心有关。当我们盯着利润的时候,却忘了从开始到利润达成间,需要做的是什么。好听了叫工匠精神,不好听了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,你真能给别人解决问题,才能获取你相应的利益。当你以为,没有规范的做事,却能获取高额的利益,你错以为那是你的能力,但结果却会成为你收益的绞索。

没有谁不认为自己不善良,没有谁思考的有问题,越想获得利益的人,不管是心思还是行动,都比其他人付出的多的多。但人性就是那样,于是善良成了可有可无,没有常识和契约,你唯一的遮羞布就是别人的人性之恶,和自己的善良本性。我们知道冬天过去会是春天,但我们却对自己的人性支支吾吾;我们刻薄别人的人性时,却忘了自己的人性其实也是一样的。

你想的太多,你做的太少,那么你的善良就一文不值,你的人性就变得如此难堪。

发表评论

登录后才能评论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ihaoshutj@163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六,9:30-22:00,节假日休息

QR cod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