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为什么要让着你

rangzheni

文|老丑

许多人都以为,容忍是一种美德,或是一种技巧,可以拯救将碎的感情。

其实:完全不是。

似乎所有的高僧,所有的专家都可能告诉你:“人人多一份宽容,人类就会多一份理解,多一份真善,多一份珍重与美好”,“世界上最宽阔的是海洋,比海洋宽阔的是天空,比天空更宽阔的是人的胸怀。”

然而,当你经历了再一再二的理解,再三再四的忍让,最终强咽下苦水抵住压力的时候,对方是否因你的善举感激涕零,改变行动?

其实:完全不会。

前同事刘大头,俩月前与我喝酒,大醉之后嚎啕大哭。问其原由,却是快被自己的老婆逼疯了。

追究起这件事,还必须得从一年以前他老婆怀孕的时候说起。

大头是个东北汉子,北漂十年,三十老几才打算要孩子,虽不算老来得子,却也对这小孩尤为看重。

自然,在孩子未生的这段日子,他和他的一家,便把所有的疼爱都转移到了他老婆的身上,尽量满足她的所有要求。

渐渐地,他老婆洞察出了这里头的端倪,态度突然反转,身份立马从公主变成了女王,俨然一副号令全家的气势,在家如同婴儿一般,除了上厕所不用人管以外,其余的吃、喝、穿、用本不用照顾全部要人伺候。

婆婆做的饭菜不合口,她会当面把口中的饭菜吐到桌上,甩身离去;午觉的时候,若是电视的声音把她吵醒,她连招呼也不打,当场扯掉电源线;上班前,她要丈夫做完饭菜再走;下班后,不准丈夫晚回来一刻;但凡有不顺心的举动,她便跳楼上吊,堕胎相要。

讲到这里,我问他,当时为什么不上前制止。

他使劲儿摇了摇头:当初不是看在她怀孕的份儿上么?

可怀胎十月孩子出生以后,大头老婆不但延续了怀孕时的蛮横无理,反而变本加厉。嫌家里做月子的条件不好,于是自己去月子中心,不几周就花出去三万多块。孩子刚两个月,就逼着大头辞职,帮他照看孩子,否则就得高价请月嫂照看。

无奈之下大头辞了工作,困在家里做全职丈夫。以为这样迁就便可了事,谁知事到如今却被老婆嫌弃,说他整天在家游手好闲,连一辆婴儿车也不愿意买。

“孩子生完了,你为什么还让着她?”我问。

“我也不想,可她现在不还在坐着月子么?”他回。

“月子做完了呢?”我接着问。

“再说吧。”他哀声叹气,端起酒杯眼中含泪。

如此,一步一步的容忍,使一个七尺高的东北大汉,被一个娇小的南方姑娘气得怨声载道,躲在角落里哭哭啼啼与我抱怨。

事实上他对妻子疼爱,我能理解,如同许多父母溺爱自己的小孩一样:只要你好好的,不管你需要什么,闯了什么祸,我都可以依你;你做什么,我全可以包容你,原谅你。

你以为一切尽在掌握之中,只要当妻子身体恢复,便可以重新接管起所有,之前失衡的状态也可以恢复如初,像什么没有发生过一样。

可当孩子生完,月子坐完,到头来理论的时候,大头又过来向我倾诉了一番,说他老婆又开始词夺理起来:“你们还有没有点良心!我给你们家生了个大胖儿子,你们就不能让着我点?”

日子在忍让与被忍让中,一步一步走向恶性循环:一个不知道如何开口争辩,一个已经习惯了对方的忍让放纵。

就好比当初被你捧在手掌的那团泥巴,在你不理不睬不闻不问的这段日子里,它早已风干,成为了无比顽劣坚硬的土块。

此时你再想要将它复原,恐怕必须打碎一切,再周折一番,方可回到从前。

不偏不倚,再说一位女性朋友。因为生病她需要休养,不得不辞掉工作在家打针吃药。

可就是这样一个举动,竟惹怒了丈夫。

丈夫的理由是:我身体也不好,为什么还可以坚持上班养家,而你却不能。

他没有体谅妻子,更不知道她的病情轻重。

当时我这朋友本应据理力争,掏出化验单与他撕逼一番,至少摆明自己的立场:老娘特么要是能干,肯定干下去!

但她一时间并没有说出实情,怀着两全其美的期许,想着先忍一忍,不让丈夫替她担心,等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再找工作。

一天一天过去了,她的病情未见好转,丈夫对她的态度却愈发恶劣,每天颐指气使,话语间透露出嫌她不赚钱吃闲饭的意味。

到最后,两人不得不离婚,不是因为丈夫嫌弃了她,而是她再也承受不住丈夫的抱怨了。

你看那“忍”字头上,终究是架着一把刀的。

如若忍到了一定姿态,忍得善始善终,那倒没什么大碍;如若一不小心忍不住了,结果一定是利刃穿心。

住在一个宿舍的兄弟,平时看起来亲密无间,最后引发矛盾往往是瞬间的、突然的,这里面的怨恨并非空穴来风,而是因为一方蛮横太久,另一方容忍太久。

睡在同床的夫妻,许多举动平时了无痕迹,最终做出离婚的决定,都不是一时的冲动,而是长时间积累的情绪,找到了契机一股脑全部爆发出来。

想一想,假如刘大头分清楚原则,知道什么该让,什么不该让,让怎么让,不让怎么说,目前的事态也不可能如此恶劣。

假如我第二个朋友开始就告诉丈夫,自己的病情有多严重,不顾及太多据理力争,结果完全不会是这样。

两个人如果一开始就据理力争,不需要谁为谁考虑,不需要谁为谁忍让,感情可能会有裂痕,却并一定支离破碎。

走到如今这种难堪的地步,并不是我们忍得不够多,而是我们在不该忍让的时候,选择了忍受。

作者:老丑@老丑,情感作家,著有《我想和你好好在一起》《每个人的爱情都有问题》等。一个爱讲故事爱写诗的戏子,弹过吉他卖过唱的旅人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关注公众号“好书推荐”下载更多书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