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嫁值的姑娘,运气总不会太坏

jiazhi

文/夏苏末

大学读书时期,我认识了一位有趣的姑娘,直到现在记忆犹新。

姑娘高考失利又不肯复读,于是来到自考班学习。自考班学习紧,任务重,一个月后,姑娘受不了这种紧张感,没跟家人商量就擅自退了学。

那时网络才刚刚兴起,姑娘拿着学费在大学旁边的小区租了套房,然后掏尽所有的钱去科技市场淘了八台电脑,一个小小的网吧就这么成立了。

网吧的生意火爆程度可想而知,一年以后,姑娘的网吧已经颇具规模。四年后,她已经买了房,一个月近两万的固定收入,远远甩开了我们这群初入职场的菜鸟。

但姑娘并没有因此停下脚步,她心思敏锐,擅于钻研,在学校附近开了奶茶店,2007年股市大热,姑娘以二十万本金投资基金和股票,赚的盆满钵满,资产翻了几番。

聊天的时候,我感叹姑娘的远见卓识。引来她哈哈大笑,她说“哪有那么多远见,只不过我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。”

姑娘只身来济南不是为求学,是为了离青梅竹马近一点。从幼儿园、小学、初中到高中,姑娘和男生一直在读同一所学校,然而,这样的同行在高考后发生了变故,男生拿到了山大的录取通知书,姑娘却名落孙山。男生的家庭条件不好,姑娘不堪学习压力,干脆拿出学费一心一意为他们的将来打拼。

曾经许诺非卿不娶的人最后单飞。姑娘还是笑:“男人的心思太难琢磨,你笃定他离不开你,偏偏他就变了心,不过也没关系,男人可以是别人的,嫁值却是我自己的。”

有一位学妹,每晚雷打不动在女生宿舍里兜售生活用品,因为嘴甜价格实在,我们都习惯在她这里买东西。熟识之后,我们会闲聊几句,我才知道她还有几份兼职。

我看着她瘦弱的身板,跟她开玩笑:“干嘛这么拼命,难道很缺钱吗?”

学妹眯着眼睛笑:“我是爸妈捡来的孩子,家里条件不算好,我妈身体不好,我有手有脚早该养活自己了,能赚就多赚点,还能贴补家里。”

我问学妹有没有恋爱,她沉默了一下,然后摇了摇头。

“有过,不过很快又分了。他听说我将来要带着父母生活,嫌负担太重。”

“错过你这么好的姑娘,是他的损失。”我拍了拍她的肩膀。

学妹又笑眯了眼,“没什么,比起恋爱这件事儿,我还有更多重要的事儿要做。”

两位姑娘生活的都很拼,即使爱情以刻薄相欺。

朋友的朋友,哲学系女博士A,年纪轻轻就被确诊为红斑狼疮,医院给出的结论是:这孩子活不过十八岁。

医药费庞大,她的父母为此而离了婚。

然而,这姑娘并没有因为这样的天塌地泄表现出丝毫的悲伤,她总是笑嘻嘻的。那段母女相互扶持的最艰难时光我不得而知。我只知道,她刚过了28岁生日。

大四那年,她在美国做交换生,每天伏在电脑前写论文到凌晨两三点,她跟所有普通的留学生一样拼命,甚至比正常人更努力。在读研的第一天,她就拒绝了母亲微薄的退休金,利用空闲时间在公务员培训班做讲师的收入,来维持自己的生活和药物开支。

这位姑娘还时常开导自己的母亲去做些喜欢的事,而不是把精力用在她身上。生活被她安排的妥当又充实,母亲因为她的态度受到鼓舞,也逐渐开始放手去做自己喜欢的事,经常与同事搭伙旅行,与人结伴去跳舞,甚至还报名了插花艺术培训。

她说,“我不知道上天安排我哪天死掉,每天我都当最后一天来过,随便哪天挂掉我都不遗憾,我来了,我活过。”

闺蜜的女同事,是一位性格爽朗的四川妹子,人长得漂亮,工作也很拼命,工作几年就自己买了房。身边的同事调侃她,“只要你愿意,分分钟就能嫁土豪,何必这么辛苦。”

她笑一笑,不置可否。

公司的成员来来去去,身边的朋友陆续结婚,她买了车。

在闺蜜的婚宴上,我称赞她女王范。

“女人的幸福感就像分散投资,我不能将幸福全押在男人身上,与其在遇人不淑或者等不到人的时候自怨自怜,不如早做打算,自己低头努力,至少还有物质垫底。”她这么回复我。

嫁人凭天意,嫁值靠自己。姑娘们的未来如何姑且不论,仅凭这份即使手无寸铁,也要举刀而立的气魄,也值得尊重和鼓掌。

你看,新女性时代,越来越多的女性站出来宣言“比起嫁人这件事儿,我还有更多重要的事儿要做”。

生活不能尽如人意,我们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,却能让自己变得更好。也许,我不擅长厨艺,但是我对美食有乐于享受的心情;也许,我不是家务达人,但跟我在一起的人会感觉轻松自在;也许,我不会早早的要孩子,但我对世界依然保持孩子一般的探索和好奇心……婚姻也不再是女人追求自我价值唯一的目标,修炼嫁值却是热爱生活的我们必做的事。

女人的嫁值不是做饭,收拾,生孩子,而是自我人格魅力的提升,明亮温暖的笑容,善解人意的态度以及落落大方的谈吐,这种以自己喜欢的方式前行,让自己觉得幸福让他人觉得舒服的姿态,才值得你去努力。

当然,婚姻虽然不是女人的全部,但关于嫁人这件事儿,我不得不承认,有嫁值的姑娘,运气总不会太坏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关注公众号“好书推荐”下载更多书籍